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一场由女婿引起的家庭纷争

发布: 2014-06-04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三分时时彩  |查看: 次
本文相关:
收藏
女婿
女婿到来 矛盾升级
瑞清有太多苦要诉了,和她的谈话持续了4个多小时。我感觉虽然她也在自我检讨,但内心里还是把所有过错都怪罪于女婿。可是,女婿对丈母娘不尊重固然不对,谁又能说丈母娘就可以随便打女婿呢?瑞清虽然50岁了,但是由于生活圈子比较狭窄,个性并不成熟,更谈不上克己。人无论到了多大年纪,都得学会自我反省和成长,希望这次激烈的冲突事件是瑞清和家人共同成长、学会和谐相处的契机。
女婿在医院
差点要打我
我的家庭原本温馨幸福,我跟万阳结婚近30年几乎没吵过架。但是,我女儿结婚后,我们一家却变得争吵不休,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女婿的到来造成的。
2011年7月,我女儿大学毕业后认识了比她大一岁的葛朗。恋爱没几个月,他们就领了证,一时没钱买房子,就住在我家。结婚两个月后,我女儿怀孕了。我考虑到他们刚刚工作没积蓄,想让她打掉。但是,葛朗告诉我女儿:“你要爱我就把孩子生下来。”我女儿本不想生,听他这样说,只得生下来。
今年5月份,我女儿生下了宝宝。当时,葛朗要去外地出差,我只好在医院陪女儿,让老公在家做饭。这么多年被我照顾惯了,万阳不太会做饭,女儿嫌不好吃发脾气,在医院放声大哭。我训斥她:“你为这点小事哭得一层楼都听见了,真丢脸!”这时刚好葛朗来了,他说:“你不要对她发火好不好?”我正在气头上,回道:“闭上你的嘴巴!以后我们母女的事,你少插嘴!”葛朗听完,忽地冲到我面前,摆出想打我的架势,我气不过,就打了他一巴掌。他嘴里骂骂咧咧的,被病房里的人拉开了。这件事对我伤害挺大。他住在我们家,内裤、袜子都是我洗,我真的像对儿子般待他,哪里对不起他?他竟然在医院那么不给我面子。每想起这事,我的眼泪就止不住。
我打电话要葛朗搬出去,他向我道了歉。女儿出院后他们仍住我家,但是我心里依然很恼火,会时不时地骂他,他不吭声。我老公反倒跟我吵,嫌我继续追究这件事。但我心里过不了这个坎儿。
我万念俱灰吃药自杀
我女儿花的6000多元住院费,是葛朗交的,他要我女儿回单位报销后还给他。他还提出,住院期间的伙食费也是各自负担一半。女儿坐月子,我提议请月嫂,但他们嫌贵,出钱让我去学月子护理,连那700元学费也要一人一半出。我伺候女儿坐月子,影响了一点小生意,我要葛朗出4000元补偿,他也跟我女儿一人交一半。我真没有想到他小气到这个份上。
今年7月份,葛朗和我女儿决定在广州摆满月酒,他仍然很计较,经过多轮交锋后才同意摆酒钱由他全出全收,但是我们朋友的回礼钱他不出。我老公和女儿都同意了,我不同意,我们就是为这事吵起来闹到要报警的。
周末,在外地上班的葛朗回来,我对他说:“就因为你那么抠门,所以搞得我们闹离婚。明天我就去找中介卖房子,你带我女儿走吧!”我说的是气话,我女儿真要跟他走时,我拦住不让走。葛朗报了警。当着警察的面,我女儿跟着葛朗走了。也许我做事过激了,但是她这样对我,太让我伤心了。葛朗报警的事也让我气疯了。我想起万阳也对我不好,万念俱灰,就把家里所有药瓶里的药都倒出来,吃了差不多100粒后对万阳说:“我死了,你们三个好好活着!”万阳报了警,也叫了救护车。不知为何,药性一直没发作,我没死成。万阳向我道歉,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跟我吵了。
女婿威胁我们全家
我女儿在湖北待了一个多月才回来。其间,她曾打电话说两人吵架葛朗打了她。她还告诉我,在湖北老家时,葛朗曾骗她说摆满月酒,结果到了现场一看,竟然是摆结婚酒,还有人祝她早生贵子,她非常尴尬。
我心里憋屈得难受,那天晚饭后看一个家庭剧时,火“腾”地一下上来了。我叫道:“葛朗,你在湖北是怎么欺负我女儿的?”葛朗也生气了:“你这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?”我们吵起来,我打了他的后脑勺一下,他还了手,还破口大骂。我更加生气了:“你在我家住着,我哪里对你不好?你走吧,我不想看到你!”葛朗夺门而出。
第二天是中秋节。我的气有些消了,就让女儿打电话叫葛朗回来过节。没想到,他竟然头戴安全帽,带着警察来了,警察一看是家庭纠纷就走了。葛朗在门外吵闹,看踹不开门,就去找钢筋撬门。我们打电话报警,警察又来了,把他劝走。当天半夜一点多,葛朗打来电话恐吓我们,说要带刀来造成血腥事件。
万阳觉得这孩子太失常了,就打电话给他父母。我质问他爸:“为什么你们满月酒变结婚酒耍弄我女儿?你们太卑鄙无耻了!”葛朗听说后,打电话来:“我要把你们全家一个一个杀光。”
面对他的威胁,我并不害怕,经历过那次自杀之后,我对死亡一点都不恐惧。让我不解的是我的女儿,她接到恐吓电话后,一点都没在乎,还在网上找酒店,准备迎接葛朗过来。我问:“丈夫破口大骂自己的母亲,一个女人能容忍吗?他这样恐吓你,你还在找房?你觉得这样很好吗?”她不吭声。我觉得她已经被她老公洗脑了,为了所谓的爱可以粉身碎骨。
这段时间我和老公都睡不好觉。我想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他们搬走,我再也不想和葛朗打交道了。
老公和女儿
一起对付我
我永远记得7月的那天中午,因为摆满月酒的事,我和老公万阳还有女儿在饭桌上吵起来。万阳吼我:“你整天在家闹什么!你还让不让我活?!”接着,他开始数落我,说他事业不成功也怨我。我为这个家牺牲了20多年,做全职主妇照顾他和女儿,他怎么能把这些都怨到我头上?他越骂越难听,我这个人不太会为自己辩解,更不会骂人,心里有苦说不出,就随手拿起报纸抽打他。他没还手,但继续用恶毒的粗口激怒我。我女儿在一旁煽风点火:“爸爸,你怎么不还手?”我更加来气,转头拿起抱枕打她,她也开始还手打我,母女俩厮打起来。万阳把我拖开,我一不小心摔地板上了,他就抓住我的两脚把我拖向大门口,口里还说着要跟我离婚。我心里好绝望,我还没死,他就当死尸一样把我拖出去,这让我脸面往哪搁?我当时就想跳楼,但是被邻居拉住了。没想到,这时候,警察找上门来,原来万阳支使女儿报了警。我一向主张家丑不可外扬,他们父女这样对付我,对我伤害太大了。万阳告诉警察,我总共打了他60多下。我感觉这人太有心计了,在那种情景下竟然数得出我打了他多少下。警察走了之后,我说:“我不打你了,我自残!”我哭着用自己的头撞瓷砖地板,还把胳膊咬得血肉模糊。
回到首页
126 127 128 129 130